大尾巴心机狐狸。企鹅号321266791,欢迎扩列

Gift。

© Gift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

#原创#【槐安•四】

小道士盯着沈道长的脸半晌方明白人家在笑,赶忙迎进门,不等客人发火自己先挠了挠头:『道长可是寻清怀师兄?师兄现今病了并不方便见客,道长随我去客房罢』

白衣道长甩了甩拂尘兀自走进观内,不多时便看见一槐树伴着风轻轻摇动,沈道长侧首看了眼,直走向清怀道长居处。

那青衣郎中正想卖弄自己厨艺颇佳,清怀哪能愿意让恶徒喂食?干脆偏过头任自己饿着。
因在病中,清怀并没有束起高冠,长发散在脸侧遮遮掩掩,都搔刮着明玉树的心。他伸出手,无视了眼前人的警惕和僵硬,轻轻将几缕青丝别在清怀耳后道:『道长体力不足,如弄湿床铺倒得不偿失,玉树仅代劳一次,可好?』
他说的有理,清怀也不知如何反驳。

沈道长翻手捻诀便破了锁上的把...

#原创#【槐安•三】槐树精与道长。狐狸夫夫出没

#原创#【无差别恋情•三】双Beta,甜

【原创】骑士

阿土被捡到时还不到两个月,母亲被绳索套住时扑腾的爪子还留在黑白的世界里。
直到那个缺了牙的小男孩把它抱了起来,揉它的脑袋,和另一个男孩子一起把它带回了“家”。
在成长的日子里,阿土迈着小短腿跟在小男孩身后,陪他疯闹,等回家挨骂时昂起小脑袋装模作样的朝着大主人夫妇吠叫,把他们气笑
“行啊,你小子就是故意带个保镖回来的是吧?”

可以的话,阿土希望能永远跟在小男孩身后,帮他赶跑每个让他不开心的人。包括那个偷偷亲吻主人的坏小子。
时光飞逝间,它早已跟不上主人的脚步,也再也不能呆在自行车的框子里吹风。更多的只是趴在门口,等主人回家时摇摇尾巴——连扒裤脚都做不到了。
它已经走过了自己的一生,小男孩也长大了。

大...

【原创】猎手

吃肉自备刀叉。叔攻x少年受。
1.隶属于贤王卡利西骑士团的骑士长约书亚,在三天前被请到西南方一座不知名的城堡中做客。三天了,城堡中其他的客人们也不耐烦起来,但仆人们始终不做解释。约书亚甚至怀疑这是某个贵族妄想架空王都实力的阴谋。
2.第四日的清晨,东方骑士罗斯在房中被割断了喉管,随行奴隶被管家绑在待客室的餐桌上,不着一物。
那是个清秀,连乳π首都尚未变色,白皙而瘦弱的少年。但令人扫兴的是,这少年空有一副身体似的,缺少灵魂,不够味道。
3.失去踪影的凶手让某些宾客感到不安,约书亚将晚餐从少年身上取下,听着贵族们议论王都的争斗,百无聊赖的用叉子戳了戳少年的腰侧。
动了,
有意思。
4.国王年事已高,传闻拉切尔王

来自一只正直的狐狸。

很好很好,又一篇肉被lof吞了,打码都不行。
心里苦。
苦极了。
想吃肉的小天使可以加我QQ…

【原创】少年国王x重臣(非历史向)

#原创#少年国王x重臣
1.来到威廉姆斯堡时,我十二岁,跟随重臣卡尔顿学习如何成为一位国王。父亲于一年前战死在了莫里,而后我便被母亲送出宫,见到了这位大人。
2.第一天,我就穿上了卡尔顿卿为我特制的服饰,这本是件高兴的事——没有拉夫领,没有紧身裤,我仅仅需要戴上项圈和口球,以及脚腕上的铃铛。
3.母亲说过,身为国王应该学会决策与压制,但她没有告诉过我在成为国王之前,我该怎么做。我为自己必须在卡尔顿阁下的注视下方便而感到羞耻,为自己必须赤身裸体的被他亲吻而感到羞耻,为自己在他手中释放感到羞耻。
4.时间似乎很快,一个月,两个月,三个月,我在清晨用嘴巴唤醒卡尔顿卿疲软的器官,任由它在我的口中试探再侵略,接...

【原创】不语

场子里喧杂得很,那戏子也不理,只咿咿呀呀的唱着,眉眼全吊了起来,却也不似女子温软。
他坐在二楼包厢里,手上的扇子卡着点叩在虎口处,眼睛一刻不离台上。看着戏子抬手拢扇走碎步,兴味来了就闭上眼睛跟着皱眉品戏文里的韵。
结束时那戏子朝他的方向颔首,他站起来甩开扇子,观戏不语,只全快活在风里了。

【原创】祝融与赤松子的夫夫日常

1.大雨将至。祝融今天也不想出门,如烈火般飞扬的发像要烧起来似的,竟不知从哪儿听得“头发会蒸发掉”的胡话,闹起了脾气。“便说了那不可能的,不信你跟我出去淋一场雨。”
“不信,若这头发当真全没了,你定偷笑。”
“若真有蒸发一说…那你晚上也莫要碰我,免得话儿也没了。”
“吃松子麽,给你剥。”
2.听说鹿神酿了新酒,曰“千风闻酒而醉”,给句芒,赤松子各送了一坛。祝融傍晚时回到家中就见着本就松垮的外衫被松子扯的不成形,显然是醉了,偏偏又醺醺然不似平常的禁*欲模样。祝融半搂着人放在床上,拇指轻夹着乳*首揉捏,那雨神此刻迷迷糊糊的,竟也握住人手抚摸自己。
情事而起,赤松子被顶*撞的难受时便对着祝融的胯送上一脚,却不...

#原创#鲲湫,好像吃了什么奇怪的CP

我在想念一只海豚,红色的海豚。
妹妹还小,不方便带着,我独自一人出海,却见到一群海豚向我游来,近了,才发现竟全是红色的。其中一只跃过我的船,打招呼似的转了几圈,又兀自游走了,像没见过大海一样。
之后的几天,在海藻旁,在围栏边,风景好时总能见到它,聪明却与众不同。娘亲未去世前曾说,有灵性的物什要用银子才拴得住,如果我用脖子上的项圈套着它,不知它会不会让我摸一摸。
直到第七日傍晚,我依旧出海捕鱼,却突然见到一抹红在轻轻撞着船。我跳进海里,它便冲上来蹭我…原来是个男孩子。
我抱了抱他,却再没见过。或许明年他还会再来吧,不知那时他是否记得我。
如果我也变成了鱼,他能认出我吗?

1 2 3 4 5